网站首页 教育新闻 《“打工人”:身份认同与历史嬗变》文化沙龙举行

《“打工人”:身份认同与历史嬗变》文化沙龙举行

2020年以来,“打工人”一词风靡中国。它以略带戏谑、自嘲的方式表达着一种新的身份认同。自五四时期喊出“劳工神圣”,到新中国以“工人阶级领导”“工农联盟为基础”建制,再到今日人人自称“打工人”,百年来劳动者的身份认同发生了显著变化。“打工人”所反映的身份认同及其历史嬗变,究竟意味着什么?对我们有何启发?我们当如何对待?有鉴于此,在建党百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,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于2021年4月25日(周日)上午,举行主题为“‘打工人’:身份认同与历史嬗变”的线上文化沙龙,碰撞思想、彰显智慧。

《“打工人”:身份认同与历史嬗变》文化沙龙举行

与会的著名专家学者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、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张颐武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李春玲、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程美东、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林升梁、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、豹略科技CEO、前脉脉社群副总裁李臻儿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田丰、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汪建华等人。沙龙由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沈湘平主持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,分析了“打工人”一词的三重含义:受雇于人、临时性、可替代性。由此强调,我们在今天对这一个词的理解,应该区别于传统的“工人”的理解。这里主要体现了年轻人对自己的社会地位、社会身份和社会心理的一种诉求。

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张颐武,追溯了“打工人”一词的来龙去脉,指出它最初是从中国香港的“打工”演变成大陆的“打工人”,最初含义蕴含着财务不自由、受雇于人。随后,他分析了当前的“打工人”一词,背后标志着当今中国中等收入阶层的复杂心理:第一方面,直接体现了年轻人感觉到生活不容易、不安定、很辛苦;第二方面,体现了年轻人对更好生活的一种自我期许;第三方面,反映了在现实当中自我期许、自我实现、自我完成不足带来的焦虑;第四个方面,是对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的有闲、悠闲人的微妙心理,又有羡慕又有讽刺、嘲讽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李春玲,从职业观念变化、经济观念变化和新冠疫情三个方面探讨了“打工人”一词走红的根源及其反映的社会现实:首先,当前的蓝领职业白领化和白领职业蓝领化,大家普遍感到不轻松、不自主,所以这个词语得到了诸多阶层的认可。其次,今天经济发展到“新常态”,创造财富的难度极大增加,几乎竞争特别激烈,年轻人不得不和现实进行妥协,进行一种理性的调适,苦中作乐,确保一种“小确幸”。最后,新冠疫情导致年轻人对就业的看法转向保守,寻找安全感。她认为,年轻人把“打工人”作为自己的身份认同,有利于认清社会现实,同时保有一种积极进取的价值诉求,有利于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。

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程美东,梳理了百年来从“劳工神圣”到“工农高尚”到“打工人”,劳动者身份从“被塑”到“认同”到“自塑”的过程,以此为基础探讨了自己对“打工人”的理解:第一,年轻人的身份认同的回归,消解了以前“被塑”的神圣光环;第二,体现了反求诸己的柔性期待;第三,体现了年轻人对美好生活充满期待的劳动付出才能获取的健康心态,同时也表达了对不确定性的焦虑。

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林升梁认为,从“工人”到“打工人”,两个词语的“能指”变化不大,但词语的“所指”变化很大。他特别分析了出现“打工人”称谓的原因,认为有疫情的导火索,也有更重要的以房子为标志的财产分化。但他认为,这些原因都是基于社会媒体、不同阶级和阶层能够相互沟通之后产生的一种共鸣,有其必然性,是一种良性现象。这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的产物,但不是终点。随着各项改革的继续推进,随着我国生产力不断提高,物质生活不断提高,将来有一天,“打工人”会逐渐变成一个过渡语。

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认为,对“打工人”这一概念的理解和研究,应当从社会实际、社会转型等角度展开。他结合自己的研究认为,劳工阶级在现代社会是一个客观存在,自身也有自己的经济意识和文化意识。他认为,如果“打工人”要提升自己在经济、政治、社会上的地位,还需要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公民意识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田丰,比较了当前流行的“打工”、“打工人”、“工具人”、“干饭人”等几个称谓,认为它们的共同特征是“无责化”心态。这种无责感的蔓延,不仅仅是中国出现,各国社会都在蔓延。随后,他从社会文化的解析、社会事实的描述和社会心态的述评几个角度切入,指出这样一种“无责化”心态主要出现在社会相对变化比较快、个人努力实现成就机会相对降低的时候。

豹略科技CEO、前脉脉社群副总裁李臻儿,根据所管理的职场社交平台的资料,并结合自身的实践经验,对“打工人”这一概念进行了异常鲜活的案例分享,以此探讨了“打工人”的身份认同的嬗变。她强调,这个身份认同背后蕴含着勇气和不甘平庸。她还详细介绍了跟“打工人”相关的流行词汇,分析了“打工人”的文化人格的嬗变。

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汪建华,梳理了跟“打工人”相关的系列语汇,认为其中反映了背后的某种身份认同,甚至不乏身份差异的意识,这样的一种差别意识有其社会根源。与此同时,他指出,当前的世界体系(包括数字化体系)已经演变为一种人人身处其中的牢固的现代性体制,个体难免感到自身的渺小,所以才会以“打工人”的方式自嘲。

免责声明:除注明美一课原创外,本站部分文章及其包含的媒体文件(包括且不限于图片、视频及音频)转摘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赞成文中观点,本站亦不享有其著作权。如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。邮箱:meiyike@henxue.net
联系小美老师
免费帮您找到合适的培训课程
18750206478(同微信)
小美老师
美一课管家式顾问服务团队
免费帮您找到合适的培训课程
快速选课
大数据驱动学前至高中阶段课程,满足您个性化的需求
免费试学
专业课程支持免费试听免费试学,满意后再支付学费
课程优惠
海量优惠放不停,在线预定,线下学习后点评,还有奖金
管家服务
学习有顾问,马上找管家,行业专家为您学习保驾护航
享受省心的管家服务